英国杜伦大学16个学院最全分析

杜伦大学(Durham University),又译作达勒姆大学,世界著名公立研究型大学,英国顶尖精英大学,杜伦大学位于英国东北部小城达勒姆,与剑桥大学、牛津大学同为传统学院制的英国联邦制大学,这三所学校是英格兰地区最古老的古典大学,统称“doxbridge”。杜伦大学也是著名的科英布拉集团和英国常春藤联盟罗素大学集团的成员之一。

一轨是生活学院,英文是 College,如杜伦大学的 Grey College、Hatfield College等,生活学院主要负责学生的衣食起居和课余生活。最关键的是,生活学院决定了你的宿舍位置和条件。哈利波特所在的格兰芬多学院,伏地魔所在的斯莱特林学院,指的就是生活学院 College,这也是今天我们要讨论的内容。

如果说 Department 是你的“学术圈子”,那么 College 就是你的“生活圈子”。

几乎每个 College 都有独立的宿舍区、活动区、健身房、餐厅酒吧,但更重要的是,每个学院都有自己独特的“性格”,或高傲或友好或运动或艺术,这种“学院性格”在牛津和剑桥的学院间表现的更加明显,杜伦的学院不像牛剑学院那么的“自制”,但仍然有很多传统和习惯留存下来,形成了各个学院的独特风格。

如果你是佛系申请,那么服从调剂就好。如果你比较重视自己在大学里的生活圈子,那么建议还是做出自己的选择。特别是申请本科的同学,毕竟要在这里读3年,选择一个合适的学院环境,会大大提升自己的生活品质。

杜伦市校区是杜伦大学的主要校区,它包括总共16个学院中的14个以及大部分的学系。杜伦市校区本身又分为几个不同片区。

科学区包括绝大多数的学系,大型阶梯教室例如阿普尔比、斯卡伯勒、詹姆斯·达夫、海伍德、以及新建的卡尔曼学习中心和大学主图书馆(Appleby、Scarborough、James Duff、Heywood、the Calman Learning Centre)。蒙乔伊区(Mountjoy,包括心理学院、生物及生物医学学院、以及各种各样的研究中心。旧埃尔韦区(Old Elvet)含有一部分人文与社会科学学系,包括哲学与社会学。这也是现行的大学行政管理中心所在地,不过从2012年开始将从旧希尔礼堂(Old Shire Hall)迁至斯托克顿路上耗资4,800万英磅新建的学生服务大楼(Student Services building on Stockton Road from)。

女王校区成立于1992年,它位于距离杜伦市校区30分钟的蒂斯河畔斯托克顿镇。该校区约有2,000名全日制学生,拥有2个学院(约翰·斯诺学院和斯蒂芬孙学院),沃尔夫森研究所也坐落于这里。只有少数科目需要在女王校区学习。

现有课程包括:医学(与纽卡斯尔大学共享)、生物医学、会计、商科和金融、应用心理学、小学教育和人文科学。学校购买了位于斯托克顿北岸面积为4英亩(16000平方米)的地块,计划用于发展女王校区的学术机构,并且寻求再新建一个学院的可能性。连接女王校区和主校区的巴士线分钟。

这是杜伦最大的学院,既不在山上,也不在城堡区附近。偏居地图的右上角。离town比较近,但是离其他所有学院都很远,所以常常被遗忘…

学院面积不小,但是住宿区域很小很紧凑。学院没有网球场之类的设施,但风景还不错。

成立于1972年,是杜伦第二大的学院,也是本科生最多的学院。位于山区,有点偏远。

虽然学院大楼看起来像是一座休闲娱乐中心,好像有点儿不靠谱,其实这个学院的学生的学习成绩不错,学院也颇受欢迎。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学院的bar,非常非常大,这绝对是 Collingwood 的一大亮点,要知道一般学院的bar都比较小。

Collingwood的体育氛围很好,特别是学院足球队表现亮眼,喜欢足球的同学可以考虑来这里。

作为 Grey College 的邻居,两所学院的关系比较密切,当然互相也会暗戳戳的比较。

成立于1959年。虽然是在山上的学院,但占据了山区的风水宝地,视野极佳,能远眺杜伦大教堂。

Grey 就在理工科教学区旁边,理工专业的同学去上课会节省不少通勤时间。

虽然学院的建筑外表比较平庸,但 Grey 绝对是山区学院中比较热门的一个。

虽然在山上,但离深受杜伦学生喜欢的 New Inn 酒吧比较近,平常不会太无聊。

Grey 每年最热闹的时候,就是11月5日的烟火大会了!虽然11月室外蛮冷的,但是很多其他学院的同学都会过来看~

成立于1846年,是仅次于University College,杜伦大学第二古老的学院,也是很多学生挤破头想申请的学院。

不过 Hatfield 的学生在学校里名声一般,被认为是一帮自命不凡的装x人士…

Hatfield 位于城堡区,生活便利,周围有很多其他学院,找小伙伴泡吧什么的很方便。而且玩到再晚也不怕,不像山上的学院还要爬山才能回家。

但要注意的是,Hatfield 的学生宿舍比较分散,不是每个学生都住在城堡区内。

这是杜伦大学最年轻的学院,成立于2006年。建筑现代,不包餐,在山上,位置非常偏僻。

每天回宿舍要爬山到怀疑人生,学院的建筑跟古老不沾边,可能会让你感觉来了个“假杜伦”。

不过学院的住宿条件非常不错,因为不包餐,所以宿舍的厨房条件不错。不过,你要抓紧时间,因为要预留至少半个小时去上课。

Josephine Butler 学院不包餐,作为这个学院的学生,刚开学时你可能要忍受别的学院的学生的嘲笑,嘲笑你们只能自己做饭,但时间久了,当他们吃食堂里的土豆吃到恶心的时候,就会反过来羡慕你了。

虽然学院不包餐,但还是有个café,如果你实在不想自己做,可以过去简单吃点儿。Btw,学院的bar非常的大,这可能是这个学院最令人满意的地方了。

外网有人是这样描述这个学院的:“当你费劲巴拉的爬上山,登上通往Aidans的84蹬台阶,你期待的是一个天堂般的学院,才能对得起你付出的体力。然而你看到的,只是一些灰色的普通楼房而已。”

Aidans 最大的亮点应该是风景,学院位于Elvet Hill的山顶,可以远眺杜伦市,能看到杜伦大教堂。景色还是不错的。

成立于1904年,是杜伦最小的学院之一。成立之初是为了培养神职人员。学院虽然很小,但很精致漂亮,气氛很好。

位于城堡区,离杜伦大教堂很近,意味着全年都能听见教堂里的钟鸣,介意的话提前准备耳塞。

你可能发现了,从名称上来看,Cuths 不是一个 College,而是Society,这里面有一个故事。

杜伦大学最早只有两个学院 University College 和 Hatfield College,但有一批学生讨厌繁文缛节,不想受“学院制”的束缚,于是他们私下成立了一个社团,这也成为 Cuths 的前身。

Cuths 学院在杜伦大学是反叛和非主流的代表,也是现在杜伦最热门的学院之一。

学院的位置非常优越,位于杜伦最美的桥旁边。如果你有幸去了这个学院,相信你的朋友圈里一定少不了各种美景照片。

学生宿舍可以不包餐,厨艺爱好者可以考虑。学院的bar很舒服,人总是很多。

和 St. Chads 一样,St.Johns 最早也是为了培养神职人员而建立的。直到现在,这里还是一个非常“神性”的学院,汇集了一批圣经爱好者。如果你想学“神学”,可以重点考虑这个学院。

山区学院,最早是女子学院。被其他山区学院包围着,是个蛮可爱的学院,学院的绿化很好,校园很漂亮,颜值在线。但学院的bar是杜伦公认的最差!

山区学院,离 town 非常非常远,位置不是很方便,bus不会到学院正门口。

学院是一栋六角形的建筑,有人觉得很丑。当然官方的说法是,这栋建筑的灵感来自于杜伦城堡。

杜伦最古老的学院,也是最知名的学院,成立于1832年,常被称作“Castle”。

每年有约1/5的学生的宿舍在城堡里,这是唯一可以作为宿舍使用的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承认的世界文化遗产。

住进城堡是很多人的梦想,但没有申请成功的同学也不用捶胸顿足,和别人share一个房间的苦,每隔15分钟敲一下钟的痛,只有住进来的人才懂。

Castle的bar,大名鼎鼎的“The Undie”,号称全杜伦最好的bar,就位于城堡的地下室里。

学院的 Formals 可能是全杜伦素质最高,最像牛剑的,Great Hall 声名在外。

山区学院,是杜伦唯一一个只接受研究生的学院,前身是 Graduate Society。

因为全都是研究生,所以气氛比较安静。中国学生也有不少,不用担心融入的问题,社交压力比较小。

最大的缺点是位置比较偏远,步行到市中心要半个多小时,不差钱的也可以坐公交。

学院就在 Treveylan 学院对面,面积比较大,绿化很好,最重要的是…

Mildert 也是杜伦唯一一个有湖的学院!湖里还有一家鸭子,Mildert 学院里的每个人都和这家鸭子有着深厚的感情。

前战争难民地图为西非鸟类的栖息地

在该国残酷的长达14年的内战期间,在利比里亚长大,本尼迪克特斯弗里曼和他的家人逃到了热带雨林中,在那里他们幸存了多年,吃着丛林肉和觅食。热带雨林提供了弗里曼的寄托和保护 – 但更重要的是,这种经历点燃了他对理解和保护自然的热情。

“当时,我真的不知道森林对我来说有多重要 – 我看到森林是食物和住所等资源的来源,”弗里曼说,他今天是生态学和进化生物学的博士生。在堪萨斯大学和KU生物多样性研究所。“但我在那里开始对大自然产生兴趣,最后我开始为我的本科学位学习林业。这实际上影响了我对自然和保护更感兴趣的决定。”

曾经保护弗里曼及其家人的热带雨林是西非旗舰鸟类之一 – 白胸Gu(Gulesafowl)(Agelastes meleagrides)。现在,弗里曼是同行评审期刊“禽类研究”(Avian Research)新论文的主要作者,该文章预测该鸟类在2050年因地理分布而变化,因为它会因气候变化而改变栖息地。

“这只鸟是西非特有的,但它还没有被完全理解 – 它的研究很少,”弗里曼说。“由于历史不佳,对其范围的理解很少。我们的研究重新定义了它的分布,并帮助我们了解它在整个地区的分布程度。这只鸟受到威胁,这是保护问题。所以这就是它的原因。入选学习。“

根据弗里曼的说法,出现在利比里亚邮票上的脆弱的白胸Guineafowl是一个标志性的“旗舰物种”,其保护可以同时保护许多鲜为人知的动物的栖息地。

KU研究员表示,由于人口增长,城市化,农业扩张(物质养殖和棕榈油的工业规模养殖),伐木和采矿,西非遭受了大面积的森林砍伐。由于其独特依赖森林栖息地,白胸Guineafowl特别容易遭受栖息地的损失。

“它发生在西非的热带雨林栖息地,它像常规鸟类一样喂食,如鸡饲料,依赖于昆虫,种子和东西,”弗里曼说。“这只鸟的重要之处在于它是一个专家 – 它更受限于热带雨林的栖息地。在几内亚森林的另一边有同一只鸟的姊妹物种(Black Guineafowl,Agelastes niger),但是这个一个是范围限制的,它只能在这个地区找到。它不会在世界其他任何地方被发现。“

弗里曼希望他的研究预测未来几十年鸟类的分布可以帮助政策制定者了解雨林的哪些区域应该优先保护。

作者使用来自美国宇航局和其他开源的环境数据集进行生态位模型研究,研究人员表示,“将已知的物种和环境变量(如温度,降水)结合起来,以表征物种对未来物种的潜在响应,以应对全球气候更改。”

该团队制作的地图显示了当前和未来的栖息地,白胸Guineafowl可以迁移以应对气候变化。出乎意料的是,这一标志性的鸟类在调查结果中有一个好消息:“气候变化对白胸Guineafowl地理分布的预测影响微乎其微,表明目前和未来物种的稳定性至少是这样的,至少关于气候变化的影响,“研究人员说。“该物种对气候变化的低敏感性与西非鸟类的一般观测结果相符。”

然而,研究小组发现,今天发现白胸Guineafowl的沿海地区将因海平面上升而退化并导致海岸侵蚀,从而摧毁了一些物种的范围。

至于弗里曼,今年夏天他回到了利比里亚,在他的团队发现适合白胸Guineafowl的一些相同区域进行了更多鸟类实地考察。

“我们很高兴在我们工作的地点记录人口,然后我们能够收集其他鸟类的数据,”他说。“我们有一些有趣的记录可能是科学尚未知晓的物种,但我们需要做一些详细的研究。”

他说,弗里曼计划明年在KU完成博士学位。在那之后,他将寻找博士后工作的机会。

“我不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他说。“但我希望,无论我在哪里找到一份好工作,我都有机会在西非工作,做更多的研究。在这方面存在巨大的能力差距。需要让本土科学家参与这种研究。特别是研究。所以,我的热情是在那里工作。“